“積不相能,猜疑妒忌。”在新書《血海深仇》(Blood Feud)中,美國資深媒體人愛德華·克萊因如此形容奧巴馬夫婦與克林頓夫婦之間的關係,他認為兩家的積怨可能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集中爆發。克萊因曾供職於《新聞周刊》、《名利場》、《紐約時代雜誌》等多家媒體並身居高位,利用手握的獨家內幕,他先後發表關於肯尼迪家族、希拉里和奧巴馬等人的文章和內幕,其作品多次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
  人前友愛人後厭惡
  錶面上,美國民主黨最有權勢的兩對夫妻——奧巴馬夫婦和克林頓夫婦——表現得團結友愛;私底下,他們卻相互厭惡、勢成水火。“我厭惡奧巴馬勝過我所見過的任何人、勝過活著的任何人。”曾經在某個場合,希拉里的丈夫克林頓直白地表達對奧巴馬的反感,他說自己永遠不能原諒奧巴馬在2008年大選時暗示他是種族主義者的言論。
  而這種厭惡是相互的。奧巴馬的妻子米歇爾經常會與其信賴的助手瓦萊麗·賈勒特在白宮把酒閑聊,除了談論米歇爾的兩個女兒之外,抨擊希拉里是兩人的最愛。米歇爾和賈勒特甚至給希拉里起了個綽號“Hilde-beest”,這個詞由希拉里的名字(Hillary)與牛羚(wildebeest)合成。
  共進晚餐火藥味十足
  2013年3月1日,美國自動削減赤字機制生效的當天,克林頓夫婦悄悄進入白宮,與奧巴馬夫婦共進晚餐。程式化寒暄結束後,奧巴馬詢問克林頓對於自動減赤的看法:“你覺得這會為我加分嗎?”之後,克林頓打開了話匣子,開始了一段冗長、無趣的“演講”。
  為了改變話題、活躍氣氛,希拉里問米歇爾她是不是真的考慮競選伊利諾伊州參議員。米歇爾回答道,她有興趣但還沒決定。
  此時,克林頓看了希拉里一眼,眼神中滿是懷疑。接著,他又把話題轉向奧巴馬的2012年競選團隊,建議將該團隊的所有資源轉移到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但換來的只是奧巴馬輕蔑的一笑。
  言語交鋒終告一段落,克林頓繼續講述自己的治國經驗,奧巴馬的耐心耗盡、連敷衍都不願意,開始在桌子底下玩起手機。奧巴馬有意冷落克林頓的舉動,被所有人看在眼裡,飯桌上的氣氛變得更為尷尬。
  “希拉里的心臟有問題”
  在《血海深仇》一書中,希拉里的真實健康狀況首次曝光。據稱,這位熱門潛在總統競選人的健康問題比她對外公佈的情況要嚴重得多。“她把自己的病史藏起來,是擔心一旦曝光,她將失去競選總統的資格。”書中寫道,2012年底希拉里入院接受治療期間,被診斷出患有多種嚴重疾病。除右耳後側、大腦和顱骨之間一條血管內有血栓外,她還患有甲狀腺疾病,她的心律不齊、心臟瓣膜無法有規律地進行開放和關閉,影響血液流動。並且,因血栓而暈倒,希拉里早已習以為常。
  克萊因曾試圖聯繫希拉里的主治醫生艾倫·施瓦茲,詢問希拉里的心臟問題是否嚴重,但施瓦茲拒絕回應。不過,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醫生曾建議希拉里接受心臟瓣膜置換手術,儘管最終決定不做手術,但希拉里出院時,醫生提醒克林頓必須仔細“監控”妻子。 據《中國日報》  (原標題:克林頓夫婦最恨奧巴馬�
創作者介紹

訂做傢俱

ys97ysyls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